回到顶部

minefield


“我们甚至缺乏描述真实情况的话语,我们只有一套话语,就是理性话语:'你要达到什么就得做什么。你做了什么就能达到什么。'以至于话语和真实相互分裂。而我们对自杀者的真实无法述说,我们能述说的只是他们'一时受挫',还是囿于理性话语之内。这是最悲剧的”
同处一室七天 差不多天天郁积走在崩溃边缘 而 眼中 怯于正视的也永远只有我
以前谈到位在x光室自缢的医生,说,居然存在这样病?
又或者打车,出租车司机一般自问,人想自杀是不是不正常?又一边引吭。回到家,说,是不是神经病。
一如房在餐桌上与她的家人谈及性教育?
即使认错,也是自以为错在逼急后进生的意味占多,永永远远是“一时受挫”~闭嘴都难求,更何况一点点衬心的尊重,子的世界,其他永远永远站在社会的高槛内俯瞰。洒一些侮辱性的同情。如果读的更多,可能就不止开比惨大会,可能形容成,不足道矣又深不见底的哀怨。必要跟各式各样的人接触,值不值得?哈。
amour不也同理了,以为我真的需要?




“你应该庆幸”

如果我是simaguer,我会考虑放三十天礼炮滴

锱铢必较反而成六月寒,好好笑,那我就真的去学学怜悯吧

 
 
评论
©535653277 | Powered by LOFTER